当前位置: 红网 > 社科规划频道 > 正文

让世界知道中国

2016-09-09 10:42:4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陈曙光 编辑:余艺丹

  让世界知道中国

  陈曙光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还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六个中国”,内涵丰富,旨意深刻,对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国际话语场的“中国图像”不是由中国话语塑造的,附着了很多非中国的元素

  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让世界知道“六个中国”呢?笔者以为,原因就在于世界不知道,或者说,世界知道的中国有的是歪曲的中国、错位的中国、颠倒的中国,附着了很多非中国的元素;准确地说,西方知道的中国根本就不是真实的中国,而只是西方的某个他者形象。

  毋庸置疑,国际舞台上的“中国图像”不是由中国话语塑造的,而是主要由西方的汉学家、中国问题专家以及西方的媒体和政客塑造的,他们大都是戴着有色眼镜来观察中国,以西方的思维方式来思考中国,以西方的话语逻辑来裁剪中国。因此,结果必然是这样:他们说得越多,离真实的中国越远;他们说得越清晰,中国图像就越模糊;他们说得越确定,中国形象就越是被置于悬疑之中。

  西方话语中的“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性”的缺席和“西方性”的附着。“中国模式”与“华盛顿共识”中耦合的地方被无限放大,而“中国特色”的成分则被挤压到边缘地带,甚至干脆虚无化。比如,他们认为,中国模式无非是西方模式的复制品,中国模式的出路无非是向西方普世原则靠拢,中国模式的成功无非是为新自由主义增添了又一个成功样本;还比如,西方一些人认为,中国是一个没有自由、没有民主、不尊重人权的国家,中国是一个落后的专制国家,中国是一个没有大国责任感的国家,中国是一个濒临崩溃的国家,中国是一个充满霸权野心的国家。

  在国际话语场,“中国”俨然成为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没有自身独特的规定性和确定性,陷入了“没有标准,怎么说都行”的解释怪圈之中。中国的话语劣势主要表现在:话语议题由西方设定,话语规则由西方制定,话语真伪由西方裁判。回顾近30年来的话语变迁,我们惊讶地发现,西方话语对中国“情有独钟”,丝毫不亚于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话语争锋,“历史终结论”影射中国,“文明冲突论”直指中国,“大国责任论”捧杀中国,“中国崩溃论”棒杀中国,“中国威胁论”孤立中国,“价值观外交”围堵中国,“霸权稳定论”遏制中国,“民主和平论”忽悠中国,“航行自由论”依然剑指中国。此外,西方还在涉藏、涉疆、涉台、涉港、涉恐等问题上制造话题,挑拨离间,混淆是非,试图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真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当然,中国以世所罕见的速度崛起,话语体系建设相对滞后也是难以避免的。但时至今日,中国不能满足于行动上的巨人、语言上的矮子,不能满足于扮演轻言少语、无足轻重的巨人角色,中国的发展优势在话语权、软实力方面应该得到相称的体现。

  前“三个中国”归根结底是打造“话语中的中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笔者以为,这前“三个中国”归根结底就是要用中国话语重塑中国图像,打造“话语中的中国”。

  中国崛起是21世纪最为重大的世界历史事件。然而,中国的发展优势并没有转化为话语优势。我们知道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还应该知道无语就要挨骂。解码“中国道路”,需要中国话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物质要崛起,精神也不能塌陷;硬实力要强大起来,软实力和话语权也要强大起来。一个话语权旁落的国家不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强国。

  所谓“话语中国”,指的是由话语塑造的“中国形象”,或者说,隐匿在话语中的“中国图像”。“话语中国”是相对于地理中国、经济中国而言的,它所表征的是当代中国的意义世界,是标识中国“身份自我”的文化符号。

  建构“话语中国”,将被西方话语歪曲的“中国形象”重新矫正过来,塑造真实的中国图像,关键是对“中国性”的揭示和对“西方性”的祛魔。还原被遗漏掉的“中国性”,清除随意附加在中国身上的“西方性”,开启用中国话语塑造中国图像的新时代。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性”一直在与西方的不平等交锋中现实地存在着。今天,建构“话语中国”,关键就是进一步揭示“中国性”、彰显“中国性”、壮大“中国性”。

  “话语中国”的成功出场,主要是看在国际政治和学术舞台上,有关涉中的话题是否由中国主导,“讲什么”是否由中国决定,“怎么讲”是否取决于中国,“讲的对不对”是否由中国判定。一句话,“涉中”的话题中国说了算,这就是话语权,这就是软实力。如果反过来,“中国故事”的国际话语由西方主导,西方人反客为主、到处点火、说三道四,中国只能疲于应付、到处灭火,那就失去了话语权。

  今天,“中国奇迹”已经不是哪些人不想面对、不愿承认就可以不面对、不承认的事实,中国学术若能够对发生在中国的“故事”给出科学的解释和说明,若能够将“中国经验”上升为普遍性的概念体系和知识范式,若能够为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给出中国的方案,那么,中国话语的世界意义必将彰显,国际学术话语的中国时代终会来临,中国的发展优势也终将转化为话语优势。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今天不能简单地以“西强我弱”来判定中国话语的方位。应该分三个层次来看:第一,在经济层面,中国的话语权显著增强,亚投行、“一带一路”等极大地改善了国际话语生态和中国的话语环境,东西方处于均势,其发展的方向是从均势往优势地位转化;第二,在制度层面,我们的话语权在提升,通过G2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上海合作组织以及其他相关架构,我们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其转化的方向是从劣势向均势转化;第三,在价值观层面,基本上是西强我弱,我们所说的在西方看来很多都不接受,西方所说的在我们看来很多都充满偏见,中西之间的话语间距、话语隔阂、话语落差非常大。

  后“三个中国”的落脚点是“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笔者以为,这后“三个中国”的落脚点是中国崛起对于人类的贡献。

  1956年,毛泽东同志就提出,“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今天,60年过去了,中华民族健步走向富强,优雅地崛起,也为人类文明作出了重要贡献。对于这一点,我们既无须自吹自擂,也不必自我贬低。中国对人类的贡献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大贡献,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好梦想与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息息相通。中华文化中始终具有“兼济天下”的世界观和情怀,中国人希望自己过得好,也要让别人过得好。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不仅致力于中国自身发展,也强调对世界的责任和贡献;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世界人民”。中国的进步事业是人类进步事业的一部分,中国的发展越好,对世界的贡献就越大。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仅惠及中国,同时惠及世界。

  第二大贡献,“中国道路”绕开了西方现代化的发展模式,改写了全球发展观念,为破解人类面临的共同难题提供了中国方案。中国过去30多年发生的变化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这是中国绕开西方发展模式的结果。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不可能找到现成的教科书。”中国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却更加成功的现代化之路。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在于,它是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新探索,为全世界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种可资借鉴的新模式;中国道路的成功改变了现有的国际规则和全球发展观念,证明了“单一发展模式与模式可输出理论的简单和偏颇”,中国道路的成功挑战了西方经验唯一正确的神话,终结了西方模式主宰世界的线性史观;中国道路的成功向世界证明了通往现代化并非只有华山一条路,所谓“全球化=西方化”“现代化=西方化”不过是西方编织的又一个神话;中国道路的成功将西方的“普世模式”还原为地区性模式,人类开启了一个没有“普世模式”的多元化时代;中国道路的成功向世界揭示了“走自己的路”,寻找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模式才是不变的法则、永恒的真理。

  第三大贡献,“中国精神”揭示了中国奇迹的文化密码,捍卫了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为人类思想宝库贡献了中国智慧。中国的崛起实际上代表着一种新的文化精神的崛起,中国的成功实际上代表着一套新的价值观念的成功,这是中国为保存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作出的重大贡献,也是中国奉献给全人类的宝贵精神财富。这是一套完全不同于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价值体系,是一套对西方价值观念构成巨大挑战的思想资源,是一套对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具有比较优势的精神财富。如果没有中国在资本主义的层层夹缝中闯出一条新路,没有中国在西方大国的重重包围中坚定地突围,没有中国果敢地走出一条不同西方文明的现代化之路,人类可能真的要在“西方中心主义”的思维惯性中沉沦,永远地失去独立思考、独立自主的能力,永远无法冲破西方现代性的“牢笼”,永远只能扮演西方文明追随者、模仿者的角色。“除了资本主义别无选择”,这是西方承诺的未来世界图景。然而,如果全世界真的都走向“西方化”,那将是人类迄今为止遭遇的最大人文精神危机,这将是包含西方在内的全人类的悲剧。

  第四大贡献,“中国力量”增添了维系世界和平的重要筹码,终结了“国强必霸”的陈旧逻辑,开辟了“强而不霸”的发展道路。西方近500年来的历史表明,只有不能称霸的国家,没有不想称霸的国家,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法国、英国、德国、美国,莫不如此。进入21世纪,中国这头睡醒的狮子究竟是会步西方列强的后尘,还是会成为大国崛起之路上唯一的例外呢?答案是明确的,中国将会是一个例外。中国自一开始就没有重复昔日大国崛起的老路,中国以和平的方式崛起,崛起后依然会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一个强大的中国不是世界和平的威胁,相反,是维系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中国越是强大,维系世界和平的力量就越大,筹码就越足。中国的崛起,既改写了昔日大国霸权扩张的发展逻辑,也改写了大国崛起后称王称霸的历史宿命。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昭示世界,大国崛起并非只有靠战争起家、殖民掠夺一条路,以和平的方式发展,以文明的姿态崛起,将是未来世界的优先选项。中国的崛起,意味着国际霸权格局必将走向终结,意味着“国强必霸”的成旧逻辑将日趋没落,意味着“强而不霸”的发展逻辑将上升为新的时代主轴,意味着人类将有望迎来一个没有霸权的新时代。

  总之,让世界知道“六个中国”,让全世界不再透过西方理论的“针孔”来理解中国,让国际话语场的“中国图像”恢复它的本来面目,让“学术中国”“理论中国”“话语中国”成为唱响世界的亮丽名片,这是时代交给我们的任务。

  (作者系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武汉大学教授)

  (源自全国社科规划办网站2016年08月15日08:22 光明日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