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社科规划频道 > 正文

风雨兼程为人民——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2016-07-12 17:42: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 编辑:谢瑞仁

风雨兼程为人民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

梁柱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对无产阶级运动的本质和历史使命作了这样的界定:“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95年征程中,不但自觉地贯彻这一运动的本质,而且把它内化为自己的根本宗旨、工作路线和工作作风。为人民求解放,为人民谋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成为共产党人崇高的价值追求。

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价值取向

中华民族在近代经历的炼狱般的苦难,如爱国志士谭嗣同在他的诗句中所描述的:“世间无物抵春愁,合向苍冥一哭休。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但是,我们的民族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孕育了深刻的爱国思想,锻造了从不屈服于外来侵略者和本国反动压迫者的斗争精神。这种源远流长的爱国主义精神,铸造了多少风流人物的崇高抱负和追求。到了近代,当中华民族遭受入侵,备受西方列强蹂躏欺凌的时候,爱国主义精神会表现得更加强烈和鲜明,成为团结对外、救亡图存的一面旗帜,成为检验每一个中国人良知和责任的重要尺度。近百年来中国人民为寻求国家出路而进行的苦苦探索和奋斗,特别是发生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维新变法和辛亥革命,都以不同的方式企图通过发展资本主义来实现救国救民的理想,但都以失败告终。这不但表明在沦为半殖民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已失去了独立发展资本主义的可能,而且也反映出中国资产阶级的内在弱点,主要是对外不敢提出明确的反帝口号,对内不敢发动和依靠工农群众。只有到了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中国共产党诞生之后,把人民解放事业同争取社会主义前途紧密联结在一起,才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状况,为近代中国民族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指明了唯一正确的发展道路。

我们党从成立的那一天起,就不断地集合起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他们富有理想,勇于担当,不怕牺牲,以人民解放和祖国强盛为己任。他们以人民利益为第一生命,确立自己奋斗的目标,锻造自觉的铁的纪律,不断升华自己的思想境界。不论是在风雨如晦的白色恐怖里,还是在挑战生命极限的万里长征中,都能够一往无前,前赴后继,甘洒热血为人民。一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风雨兼程为人民的历史。

据统计,从中国共产党成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这28年中,牺牲在战场上和刑场上的革命先烈多达2000余万人,而留在《烈士英名录》中的仅有176万人,他们从不计较个人的身后事,唯一追求的是祖国的新生和人民的幸福。方志敏被俘后,敌人用尽威逼利诱的手段,他如果跨出自己底线一步,就能得到高官厚禄,而他义无反顾地英勇就义。他深信自己的牺牲能够换来人民美好的明天,如他在《可爱的中国》中所憧憬的:“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苦,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这就是共产党人的精神境界和崇高追求!在理想逐步变成现实的今天,我们决不能忘记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所凝结、所体现的党的根本宗旨——为人民服务!

只有赢得人心才能赢得胜利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反映的是古代的民本思想,重视民心是为了封建统治者的长治久安。而我们所讲的人心,是建立在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的基础上,只有把党的事业真正变成人民群众自己的事业,才能获得胜利的源泉。这是没有私利的无产阶级政党才能做到的。

历史记录了这样一个细节。1932年夏秋之间,陈赓将军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秘密前往上海治伤,他曾向从事地下工作的同志讲述苏区斗争的故事,有人将其整理后送给鲁迅看。鲁迅看后非常兴奋,特邀请陈赓到家里见面。陈赓后来回忆这次见面的情景时说,鲁迅那天兴致很好,我们整整谈了一个下午,直到夜深了才离开。鲁迅当时最关心的就是苏区的群众生活,他提了许多问题,例如苏区的土地改革。陈赓记得特别清楚的一件事是,当他和鲁迅谈到苏区某些房子,在四面都开了窗子时,鲁迅立刻就注意了这件事,他说,这是因为人民生活好了,已经知道注意居住的卫生条件,四面都开窗子,空气一定很流通了,这是一个进步。鲁迅是很熟悉农民的,他笔下的阿Q、闰土、祥林嫂这些受屈辱、受压迫的人物,在这片神奇的红色土地上站立起来了,真正成为历史前进的动力,也获得自身的进步。所以他对陈赓介绍人民怎样亲自送子弟参加红军的情景时,感到十分兴奋而又特别新鲜。从这个历史细节中,我们会体味到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会获得人心。

国共两党的长期斗争,关乎中国的两种命运、两个前途,斗争的结局仍然取决于人心向背。应当看到,国共合作抗战,是给了蒋介石一个改弦更张的历史机遇,这也是全国人民的希望。但由于蒋介石出于一党的私利,在抗战中仍然坚持“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方针,特别是在抗战中后期,蒋介石的妥协、分裂、倒退的倾向越来越明显,做了许多危害团结抗战、亲痛仇快的事情,出现“降官如毛、降将如潮”和围歼新四军抗日将士的丑恶局面和行径。对于这种反共、反人民的立场,他们是毫不隐晦的。1945年召开的国民党六大就是要动员国民党全党的力量,准备发动反共反人民的内战,消灭中国共产党。蒋介石这样做,完全把自己置于人民的对立面,同时也使他的政权迅速走向瓦解。但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的时候,他面对的已经不是1927年的中国共产党,而是在毛泽东领导下成熟了的中国共产党,有了日益发展的人民革命力量并获得广大人民群众衷心拥护。所以,在蒋介石举起屠刀的时候,就注定了他失败的命运。“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们应当永远记取这一历史智慧和历史经验。

为人民勇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毛泽东曾动情地说:“以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的中国共产党人,相信自己的事业是完全合乎正义的,不惜牺牲自己个人的一切,随时准备拿出自己的生命去殉我们的事业,难道还有什么不适合人民需要的思想、观点、意见、办法,舍不得丢掉的吗?难道我们还欢迎任何政治的灰尘、政治的微生物来玷污我们的清洁的面貌和侵蚀我们的健全的肌体吗?”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的一切言论和行动都要对人民高度负责,这不但要自觉地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克服自己身上的缺点和错误,勇于抵制各种错误的思想和作风的侵蚀;同时在制定不同阶段的路线和方针政策时,还要善于运用批评的武器,听取党内和人民群众的意见,善于集中集体的智慧,保证党的领导的正确性。一旦出现错误,也要通过自我批评总结经验,及时地加以调整和改正。这是保持党的纯洁性、战斗性和凝聚力的重要途径。

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是我们党的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这不但使我们能够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而且也使我们在执政条件下能够避免“兴勃亡忽”的历史周期率。毛泽东依据党在局部地区特别是延安时期执政的经验,满怀信心地指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当新中国成立不久就出现局部贪污腐化现象的时候,毛泽东就领导全党进行坚决斗争,他明确指出:“大贪污犯是人民的敌人,他们己经不是我们的同志或朋友,故应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将他们肃清,而不应有丝毫的留恋或同情。”他在修改《人民日报》一篇相关社论稿时,将其中关于大贪污犯“这样变质的分子,有多少就必须清除多少”一句中的“变质的分子”,改为“叛徒和毒虫”。他从保持党和人民政权的性质及其纯洁性的高度,勇于割掉依附在我们身上的毒瘤。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以零容忍的态度惩治腐败,使广大群众看到了希望,这是对我们党的优良传统的继承和发展。我们应当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一定要牢记他提出的“密切党群、干群关系,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始终是我们党立于不败之地的根基。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和命运最终取决于人心向背。如果我们脱离群众,失去人民拥护和支持,最终也会走向失败”。牢固确立一切为了人民的宗旨,增强党的理想信念教育,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使我们党永远保持战斗的、朝气蓬勃的风格,带领中国人民实现民族复兴的历史使命。

(源自全国社科规划办网站2016年06月23日08:25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