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社科规划频道 > 正文

读《孙子兵法》心得

2013/9/4 9:38:17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黄朴民] [编辑:严欢]
  演讲人:黄朴民
  
  时间:7月27日
  
  地点:深圳图书馆
  
  我们知道,中国历来治国安邦有两条主线,是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也就是刚柔相济、恩威并用、宽严结合、文武双管齐下。文的方面,长期以来是儒家的经典,有十三经;武的方面,有以《孙子兵法》为领头的《武经七书》。在座的各位不管对《孙子兵法》是否了解,我觉得《孙子兵法》已经作为中国文化里重要的组成部分,作为一种元素渗透到我们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当中。
  
  今天我主要讲两个问题:第一,我们必须持严肃态度,站在学术的立场,对《孙子兵法》这本书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也就是要知道《孙子兵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第二,更为重要的,我们要知道《孙子兵法》究竟好在哪里,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学习借鉴《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的特点与地位
  
  曹操对《孙子兵法》有很高的评价,他说“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武所著深矣”,这个“深”就是深刻、深邃、高明。唐太宗李世民对《孙子兵法》的评价也非常高,“朕观诸兵法,无出孙武”。在西方,《孙子兵法》不仅仅是军事教材,更是其他的竞争领域里包括商业运作、企业管理里面借鉴的图书。
  
  我想《孙子兵法》有三个特点:
  
  第一,《孙子兵法》是竞争之道。只要有竞争的地方,有博弈的地方,《孙子兵法》必定都能发挥作用,提供借鉴。也就是说,双方博弈的过程当中一定会有一胜一负,即使双赢、多赢,也有赢面大小的问题,也就是说赢所占的比例问题。《孙子兵法》的属性就是讲竞争,讲战前的战略预测、战略规划、战略分析,讲战争实践过程当中的基本手段与方法。总而言之,是要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这是《孙子兵法》最根本的属性。
  
  第二,《孙子兵法》是战略之道。中国兵书非常多,为什么《孙子兵法》这么深入人心,成为所有军事家、政治家和一般普通人所尊重的经典,重要原因之一是讲战略。战略是宏观的,是掌握全局的,是跨越时空界限的。我们好多兵书是讲具体的战术问题的,比如说火攻、水攻,随着武器装备的变化,你感觉到它已明显过时,所谓时过境迁,现在谁也不会用马拉的战车到战场上去。而战略的本质是超越时空的,也就是说要解决的是一些战略筹划上的最核心的、最根本的问题。
  
  战略,说白了就是在形势混沌复杂、扑朔迷离的情况下,在多种选择都存在的情况下,选择一种成本最小、效益最大,同时具有可操作性的最佳的应对方略。《孙子兵法》实际上要解决的就是战略之道,无论是“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还是“上兵伐谋,其次伐交”,不论是“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的这种最佳方略的选择,还是“致人而不致于人”的那种主动权的把握问题都是战略性的问题,解决本质性关键问题的战略之道,这种东西永远不会过时,永远是超越时间长河的,也是超越单纯的军事领域的。
  
  第三,《孙子兵法》是将帅之道。在中国古代,大家都学兵书,汉朝做了规定,普通的军官,也就是校级军官,包括下面的尉官和普通的军士,学《司马法》,就是一般的军人守则,什么时候该起床,怎么样站岗,怎么样出操,讲的是这些问题。将帅才学《孙子兵法》,这两者是要有区别的。如果我们的生活中到处都是“兵者诡道、兵不厌诈”之类的思想,道德就会没有底线,游戏就会失去规则,那将是一个恐怖的世界。因此,我认为《孙子兵法》是将帅之道,是大将的一种运用手段,“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东西。
  
  《孙子兵法》是本什么书
  
  《孙子兵法》不仅是最早的一部兵书,更重要的是它代表了中国兵学的最高成就。中国历史上战争发生的次数之多、频率之高,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据学者一些不完全的统计,在有文字记载的3000年中,发生的战争有3000多次,平均就是一年一次以上,兵书多就是因为战争多而附带出来的,但是在这么多兵书里,《孙子兵法》是最好的。
  
  《孙子兵法》是具有世界意义和影响的一本书,是中国文化的一张名片。外国人对中国文化最重视的三本书是《易经》、《老子》、《孙子兵法》,《论语》还不在里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孙子兵法》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国外对它的重视甚至超过我们自己。把《孙子兵法》用于企业管理,也不是中国人先搞起来的,是日本的大桥武夫,当然这跟当时日本的环境有关系,二战结束以后,大量的军人复员了,重新进入社会,投入经济复苏的阶段,这些军人对兵法最熟悉,所以用兵法的原则指导企业管理和生产经营,这是很正常的,然后被我们出口转内销。西方的重要军事学校有两部书是一定要学的,一本是《孙子兵法》,一本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这是基本的课程。他们在战争行动当中,也是经常借鉴《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讲战略思路,它对我们做任何的工作,其他各个领域都会起到作用。不说其他的,只说一条,《孙子兵法》里有一条原则,说军队在兵力的投入和使用过程当中要避免犯一个错误,就是“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到处要防备,就是兵力永远不够,所以孙子是关照全局的,更重要的是强调突出重点。不分主次轻重,眉毛胡子一把抓,西瓜芝麻随地捡,那肯定完蛋。历史上有一个政治家,大家都对他非常推崇,但是我认为他是有问题的,可以说是失败的政治家,就是诸葛亮。他最大的问题是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一杆子插到底,连一个士兵犯错误打军棍,50军棍还是100军棍还得自己过问,很显然,诸葛亮有个毛病就是“签字狂”,什么事情都要过问。原来应该是连长做的事情、营长做的事情,最多到团长这一级做的事情,结果这个总司令、丞相亲力亲为。54岁就挂了,“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是他自己找的,累死的。
  
  当丞相要向谁学习?必须向陈平学习,他在汉惠帝的时候当丞相,当了丞相以后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样子,让皇帝看了很不爽,就问他,丞相,好像你什么事情都不干。他说我什么也不干,等于什么都在干,无为才能无不为,我这个丞相就有两件事情要做的,一是辅佐你陛下,调理阴阳,二是教化万民,也就是说建邦立国,教化为先。也就是说,这个丞相最多的事情也就是把司局级干部、部级干部召集起来,两个月做一次辅导报告就完了,再讲形势,再讲天上地下就可以了。他事情就做完了,他不管就是最大的管。后来我就想,为什么有的人当领导很潇洒,有的领导当得疲于奔命、捉襟见肘、顾此失彼,就是工作思路的问题。所以,孙子说“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就是要抓大放小,突出重点。
  
  如何读《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5900多个字,13篇,相当于我们今天13章,应该怎么读?我觉得《孙子兵法》记住两个字就可以了,第一个字就是“算”。《孙子兵法》是指导战争的,战争就是两个过程,一是准备战争,二是实施战争。《孙子兵法》第一个字讲的是开打之前的“算”,也就是战略规划、战略分析、战略预测、战略运筹的东西。别小看这个“算”,《孙子兵法》第一篇就是“计篇”,战争的一切事物逻辑起点就是“算”,这个“算”有很多具体的基本要求。一是要求算的要素要综合化,也就是说,你是系统的来算,不要光算其中某一个方面,所以他讲的系统包括五个基本要素:
  
  一是政治。作战双方,哪一方政治清明,就会和衷共济、同心协力。但是孙子强调“令民与上同意”,让老百姓认同、拥护、支持、配合领导人的决策。领导人起主导作用,引领方向,而不是去附和人家、跟从人家,讲亲民不是无原则亲民必须要有主见和定见,认为是好的东西,设计好以后,用各种政策,用物质利益、精神奖励,甚至用法纪法规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来规范大家的行动,而不是行姑息之政,会哭的孩子就有奶吃,那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二是要算天时。天时首先是指自然气候,因为气候条件,和战争直接相关,古代的时候我们南方地区要北伐,必定是选择一个时间,就是初夏或者暮春,这时候水位最高,河流解冻,运兵运粮最方便,打仗就是打后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北方地区打南方,一定会选择一个时间就是初冬或者深秋,秋高马肥,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战力最旺盛,所以这是天时。但在孙子那里,天时讲的更多的是战争时机问题,不要过早也不要过晚。
  
  三是算地利。“地”就是地理环境。我到部队里待过,有时候古代战争,10万人的军队最后被人家1万人打败了,但是你看这个战场以后就知道这个仗打败是很正常的。因为这个战场的容积量最多也就装2万人,10万人去了没用,又不是逛庙会,人挤人的,人多了,水源、马的草料都难以保证,其他人去了作壁上观,所以1万人对1万人打的时候,当然人家有可能把你打败。所以“地”谈的是占的容积量,占的地位和区位,这都是“地”。
  
  四是“将”。有了天时、地利,事是要人做的,就要讲队伍。孙子讲得很明确,兵不用管,“树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不要紧,关键在于将,将才是主要的。
  
  五是算“法”。人要做事,必须按规章制度来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是孙子把“法”放在第五位,他也是有考虑的,法不能不讲,但法又不能太讲,所以只能排第五。因为法,尤其在军事斗争当中,法经常是滞后的,有个时空上的落差,今天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那些规章制度经常会拖后腿,就像我们现在经常看到的,有些法不大起作用,惩罚不能惩罚到你心惊肉跳,奖励不能奖励到你心花怒放,那就不起作用了。所以孙子讲“施无法之赏,悬无政之令”。
  
  孙子讲“算”,首先要求算到综合性。第二必须要有前瞻性。《孙子兵法》讲知彼知己,要全面的知道情况,但是更强调要提前知道情况。做到“先知”、“早知”。很多情况下,是知而不早,不如不知。
  
  第三,战略选择要有多样性,一定要有上中下三策,不能一条路上走到黑,我们经常说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孙子讲到“上兵伐谋”,最好的战略就是用谋略把敌人给摆平了,兵不血刃。“其次伐交”,这个“交”以前都说是外交,我自己考证的结果认为不是外交,古代打仗是约好地点、约好时间,摆好阵势以后再打的,“交”就是两军摆好阵势,引而不发,准备打仗,有个词叫“耀武扬威”。向对方展示实力,让人家一看根本不用打了,人家又是飞机、又是坦克、又是大炮,我这里只有步枪、手榴弹,不用打了,我们屈服吧,我们妥协吧,我们投降吧。但是这个成本就要高于伐谋了,因为军队一动,地动山摇,人要吃饭、马要吃草、车辆要有损耗。
  
  如果已经到了战场,没有把人吓住,只好伐兵,这是野战,打起来了,这个成本就更大了,杀人一千,自伤八百,但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野战当中没有全部歼灭敌人,部分敌人成了漏网之鱼,跑到城里面去了,拉起吊桥负隅顽抗。可这城必须打下来,于是只好选择最糟糕的手段:“其下攻城”。攻城对于冷兵器时代来说,成本是最大的,人家居高临下,你得用云梯爬上去吧。人家用开水滚油浇下来,用石头砸下来,用箭射下来,你死伤惨重,那是最差的。然而虽说是最差的,但毕竟还是一种选择。
  
  最后战略运作要有可操作性。最佳的方略,最完美的战略往往是虚假的,不能实现的,所以残缺才是美。最好的战略不是最完美的战略,而是有残缺,是可以实行的战略。
  
  第二个字,“诈”。一旦打起来,孙子认为所有的军事原则都围绕一个中心,“兵以诈立”。兵者诡道,兵不厌诈。军队打仗靠什么来成功?就是靠欺骗来成功。在孙子看来,打仗就是双方之间比试骗术高下的过程,所以就讲了“诡道十二法”——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当然,孙子心目中,最高明的骗术是水乳交融、没有痕迹的,“此兵家之微意,不可先传也”,所谓“形兵之极,至于无形”,上骗不言骗,“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这与武侠小说中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无招胜有招”是一个道理。
  
  《孙子兵法》的启迪
  
  最后讲讲《孙子兵法》八大启迪。
  
  第一个启迪是全局意识。中国古代有一句话,叫做“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孙子兵法》考虑所有问题都出于系统性、全局性。
  
  对于将帅,儒家一般是首先强调“德”,或者是仁义道德的“仁”,但孙子不是。孙子认为打仗和治国不一样,治国可以走弯路,可以重新出发,而打仗是一锤子买卖,卷土重来、死灰复燃、东山再起的机会是不多的,虽然说“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但说到底,这只是文人墨客的一厢情愿而已。
  
  所以将帅领导人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孙子认为是“智”,就是聪明。如果不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最忠厚、最仁义也根本没有用。第二条,孙子认为要做一个信者。有一个词是“威信”,你要树立威望,你首先建立诚信,有信才有威,“威信”才能连在一起。
  
  第三个是“仁”。孙子也讲“仁”,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比较低层次的含义,就是关心士卒,爱护民众。这个问题不大。但是我认为孙子讲仁,最大的特点,和儒家高层次的仁是一样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就是说包容性,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英雄往往会成为孤家寡人,因为他太高了,而且要求人家都按他的标准来做。历史上我们看到大量君子斗不过小人,贵族斗不过无赖,好人打不过坏人的故事。像项羽,他最后被刘邦打败,都源于他自己手下的人。比如说韩信,项羽知道他受过胯下之辱,不管用兵水平多么高明,就是不肯任用。陈平的能力很强,项羽知道,但不喜欢。因为陈平生活作风不好,历史上有“陈平盗嫂”的典故,项羽就不用他了。当时楚汉相争,韩信、陈平都跑到刘邦那里去了。刘邦是无赖,无赖对无赖,有同情之理解。最后项羽就吃足了他的苦头,这就是“仁”的包容性。
  
  第四,孙子认为领导者应该“勇”。勇也是两个层面,表面的层面,意思就是冲锋在前,身先士卒,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视死如归,以身作则,这是勇。但是孙子这里讲的勇,第二个层面的意思是敢于担当,敢于负责,这条非常重要。有的领导威信不高,往往是所有谈成绩、评功摆好的时候都是他的,一旦有问题的时候,他都往下推。
  
  最后一条就是“严”,严于律己,同时要严格治军。“慈不掌兵”,对一个将帅来说,生命就是个数字概念,死一万人还是两万人就是一个数字,对普通人来说,生命就是活生生的百分之百,对一个家庭来说,儿子死了,那就是父母的百分之百,丈夫死了,那就是妻子失去了自己的百分之百。而身为统帅者,则需要“冷血”。换言之,将帅要有铁石心肠,也要有菩萨心肠,但同时更要用霹雳的手段,这就是一致的。
  
  第二个启迪是重点意识。我们前面讲到了,重点意识是指不能面面俱到。孙子强调,看问题必须关照全局,但是做事情必须找到合适的切入点,抓重点,抓关键,然后中心突破,以点带面。比如说“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这就是重点意识。蒋介石在解放战争当中为什么这么快被打败,有几个重要原因,其中之一就是一开始的战略就是错误的。他是全面进攻,全面进攻就意味着要打华中、要打东北、要打西北、要打山东,这种全面进攻战略在毛泽东高明的战术面前会很被动。等到蒋介石发现全面进攻失效的时候,变成了重点进攻,进攻陕北和山东,但这时候最佳的战略时机已经过去了。我们说求全责备,在战略上是最大的忌讳,可以理想上追求全,但是在操作上绝对不能求全,因为求全意味着考虑问题时一定会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处理问题时必定会投鼠忌器,优柔寡断,而战略时机往往是稍纵即逝的,要委曲求全,永远都跟不上。
  
  第三个启迪是创新意识。《孙子兵法》最大的特点就是对原来兵法的一种革命。宋襄公打仗的时候,他要成列而鼓,不鼓不成列,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不以阻隘等。但孙子说“兵以诈立,兵者诡道”,没有虚套的东西。就是说孙子是创新的,对于原来的陈规的战法,他敢于突破。
  
  第四个启迪是机遇意识。孙子强调不能守株待兔,要善于抓机遇,没有条件要创造条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他强调隐瞒真相,伪装假象,引诱敌人来上当,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我觉得这些都是他对机遇意识的强调。
  
  第五个启迪是主动意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没有规则,就是最高的规则,就是唯一的规则。所以毛主席说了,一上战场,枪声一响,什么兵法都忘了。《孙子兵法》要求大家学兵法,但是,孙子的最大愿望,是大家学了兵法后,最终的宗旨是“忘掉”兵法。这才是出神入化、炉火纯青。
  
  第六个意识,是优势意识。优势意识也就是“实力至上”意识。“胜可知,而不可为”,讲的就是这层道理。要立于不败之地,方能“不失敌之败也”。要战胜敌人,前提是做大、做强自己。所谓“胜兵以镒称铢,败兵以铢称镒”。这样,方可“致人而不致于人”,牢牢把握战争中的主动权。
  
  最后两个意识我觉得比较重要,一是偏锋意识,就是反向意识。一个战略家成熟不成熟往往是通过偏锋意识体现出来的。《孙子兵法》说“将有五危”,可以使将帅身败名裂,是国家灭亡、军队覆灭的一个重要原因,哪五种危险呢?第一个就是这个将帅不怕死,第二是这个将帅在战争当中善于保全自己,第三是这个将帅打仗富有激情,第四个是将帅廉洁奉公,第五是将帅爱民如子。
  
  谈到这个问题,我说兵家和儒家的确不一样,在儒家看来,仁义道德肯定是正面的,是需要肯定的。但在孙子看来,好的品德大家都会去效仿,都会去学习,最后把它推到极端,就走向反面了。另外孙子看问题是这样的,任何一种事物都是利中有害,害中有利的,有一利必有一弊,即使最好的品德也有它的弱点。廉洁之人当然是正派,但是也有一个人性当中很大的弱点,就是爱惜自己的羽毛,在乎外界的评价,在乎自己的名声。敌人往往是你越怕什么就用什么来整你,你廉洁,作风正派,可人家给你造谣,说你的所作所为全是假的,是道貌岸然,全是装出来的。不廉洁的人无所谓,哈哈一笑,我这是“风流”而你没有,你别妒忌,就过去了。可廉洁的人心里就很压抑,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说得有板有眼的,那心情就很恶劣,心情恶劣就坐卧不安,寝食不宁,这就容易使你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出错误的决策。这时候“廉洁”反而就成了累赘了。
  
  爱民也是一样,爱民如子的话,本来是好的品德,但是不分场合,不分地域,一样爱民的话就麻烦了,我说民和官一回事,都是人,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爱民如子的话他最后就像刘备一样,逃跑的时候把老百姓带着一起走,结果让曹操挡在了长坂坡,给追上了。这一仗打得刘备一败涂地,溃不成军,最后才几十个人逃出来。但中国人有个本事,从古以来都是把丧事当成喜事来办,看《三国演义》,刘备好像打了胜仗的感觉差不多,实际上刘备的两个夫人死了,他的儿子阿斗,赵子龙救出来,当然这种傻瓜不救更好,救了也就算了,刘备的夫人死了也就死了,因为刘备可以重新去追求孙权的妹妹。但是老百姓有好处吗?老百姓不跑的话,不死,或者死的是少数。战场上刘备连自己的夫人都不能保护,还能保护普通老百姓吗?战场上刀兵无情,最后死的更多,死的更惨,这其实不是爱民,而是典型的害民。孙子看问题是看到骨子里面去的,绝对不说虚的,真正的叫做度的把握,不要越过这个度。
  
  最后一个,忧患意识。任何事物都是利中有害,害中有利的,有一利必有一害。不利的情况下看到有利的因素,你就可以坚定信心,坚持下去,最后实现战略目标。
  
  “杂于利而务可信,杂于患而患可解也”,在有利的情况下,在顺境的情况下,在主动的情况下,一定要考虑到可能不利的因素。这样才能防患于未然,才能避免忘乎所以,趾高气扬,得意忘形,在阴沟里翻船。我觉得这一条太重要了,特别像我们国家的发展,在比较顺利的情况下,我觉得更为重要。一个人的失败,一个团体的挫折,一个政党的危机,不在于逆境当中,而往往在于顺境当中。所以我们读过周敦颐的《爱莲说》里面讲的一句话,叫做“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做到这一点,应该说比较困难,但是还是能做到。但是后面大家不大强调,“濯清涟而不妖”,在顺境的情况下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至于忘乎所以,这更困难。所以我们千万不要被“盛世”这个词所迷惑了。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做《盛世和治世》,刊于《博览群书》杂志,文章中我说历史上的治世才是真正好的时期,而盛世一定出问题。文景之治是好的,到汉武帝的盛世就出问题了,无休无止打匈奴的结果,是“海内虚耗,户口减半”。贞观之治的时候,国家还是很穷,整个国力才是隋朝的1/3,但是老百姓心情愉快,精神振奋,上下一致。唐代的盛世是开元天宝,唐玄宗那个时候,那时候安史之乱就要来了,因为他自己动不动就对外战争,动不动就找杨贵妃,“云鬓花冠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结果是“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安史之乱接踵而至,整个唐朝从此走向中衰,乃至灭亡。
  
  孙子的八大意识,由于时间关系没有特别展开,但是我感觉到这几条从哲学的高度告诉我们,怎么把握一个度,怎么辩证地看待问题,真正把《孙子兵法》从军事学的著作升华为哲学的著作,给我们的人生、给我们的工作增加一点助力。这才是《孙子兵法》的真正价值之所在。
  
  (黄朴民1958年8月生,浙江绍兴人,1988年在山东大学获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执行院长,兼任中国史学会理事兼副秘书长、《国学学刊》执行主编。在《历史研究》《中国史研究》等学术刊物发表论文多篇,著有《何休评传》《天人合一》《孙子评传》《黄朴民解读孙子兵法》等。)
  
  (源自2013年9月2日《光明日报》05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