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社科规划频道 > 正文

仲呈祥:认清文艺的功能和规律

————学习李瑞环同志《看法与说法》关于文艺的论述
2013/7/9 10:14:00 [稿源:湖南省社科规划办] [作者:仲呈祥] [编辑:严欢]
              仲呈祥:认清文艺的功能和规律
  
                  ——学习李瑞环同志《看法与说法》关于文艺的论述
  
  学习李瑞环同志新近出版的著作《看法与说法》中关于文艺的精辟论述,受益匪浅,体悟甚深。书中辑录了作者在天津任市长、在中央分管意识形态工作、在全国政协任主席及近年来就如何做好文艺工作发表的看法与说法,作者极具个性的观点在经历了历史春秋与人民实践的检验之后,愈发闪烁出唯物论、辩证法的思维光芒,显现出重要的启示意义和深刻的现实意义。
  
  作者站在新的时代制高点上,全面、深刻、辩证地论述了文艺的功能和目的。
  
  我们党领导文艺工作的历史上,曾出现过简单地、笼统地把文艺从属于政治的倾向,而在现实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又冒出了简单地、一股脑儿地把文艺从属于经济的倾向。《看法与说法》深刻地指出,艺术生产的最终目的应当是驱除人民群众精神上的“饥渴”,使他们在精神上极大地“富有”起来,得到更多的美的享受。这就从哲学思维的高度严格区分了以物质的方式即经济利润思维的方式把握世界,与以精神的方式即文艺审美思维的方式把握世界的不同作用。
  
  作者强调,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思想、文化、教育、卫生部门,都要以社会效益为最高准则,这个要求是完全正确的,但要认识到社会效益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一切能够提高和满足人民群众文化生活需要的文艺创作都能够产生这样那样程度不同的社会效益,都应当允许存在、发展。强调社会效益应该为文化开辟十分广阔的天地,而绝不应当成为束缚作家、艺术家创作手脚的框框。这一辩证的认识,对于匡正时下对文艺功能认识的片面和偏颇,如“题材决定论”、“一窝蜂”与“同质化”现象,等等,都是宝贵的良方。
  
  关于文艺几种功能的关系,作者以电影为例,指出重视审美、娱乐功能并不等于可以轻视影片的教育、认识功能,轻视文艺作品在思想教育方面的作用,“这几年确有忽视教育、认识功能,片面强调娱乐功能的错误倾向,甚至出现了一些‘黄色’的宣泄性的‘娱乐’作品,这是必须正视和坚决改正的”。联系当下的文艺创作与鉴赏,尤其是英模题材创作中的某些公式化、概念化问题和文艺创作中屡禁不止的低俗化倾向,以及“唯收视率”、“唯票房”、“唯码洋”倾向,这些科学的看法与辩证的说法,鞭辟入里而又发人深省。
  
  作者从党如何实施对文艺的科学领导角度,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精辟揭示了文艺发展的独特规律。
  
  如果说自觉认清文艺的独特功能首先是个理性问题,其次才是付诸实践,那么,自觉把握文艺的独特规律,则是更重要的实践课题了。所以,作者指出,各级领导同志要充分认识和尊重文艺事业的特殊性,根据艺术生产的客观规律去实施正确的领导。究竟何为规律?作者着重谈了两个方面。
  
  第一,就外部条件而言,艺术生产“是一种高度民主、非常自由的精神活动,与过多的干预、机械的强制不能相容。这种精神产品又要求是丰富多彩、多种多样的,最忌简单划一、强求一律,来不得任何公式主义和命令主义”。“在艺术实践面前必须有一个人人平等、自由讨论、彼此争鸣、宽松和谐的环境,如果动辄揪辫子、打棍子、扣帽子,把气氛搞得十分紧张,其结果只能是扼杀文艺。”这些话,把营造“宽松和谐的环境”的必然性与科学性,讲得入情入理、十分到位。这也是中外文艺发展史上,尤其是和平安定环境下文艺发展繁荣和出大师、出名家所反复证明了的真理。上世纪90年代初,电视剧《渴望》播出,造成万人空巷、争相传议,但有人却责难作品“不是艺术”。本书作者亲自接见《渴望》主创人员,充分肯定他们“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的创作精神,热情鼓励他们“大胆探索,勇于创新,向人民提供更多健康有益的、喜闻乐见的精神产品”,有效地带头营造了一种宽松和谐的创作氛围。
  
  第二,就创作规律自身而言,从纵向上要处理好继承与发展的关系,“要先继承后发展,把发展建立在扎实继承的基础上”,“离开了继承,就谈不上发展”;从横向上要区分好学习借鉴与生搬硬套的界限,善于借鉴姊妹艺术和外国艺术中有用的东西,“见好就拿,拿来就化”,但“学习、吸收外来文化必须注意保持特色,无论如何不能因为融入世界而把自己的好东西给弄丢了弄没了,也就是说改革、改进、改善都可以,但是不能改行、变种”。作者身体力行地领导组织京剧“百日集训”和“音配像工程”,亲自执笔改编京剧传统剧目,堪称自觉遵循京剧艺术规律的典范。如根据梅派名剧《生死恨》改编的京剧《韩玉娘》,既强化深化了原剧蕴含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至今仍有生命力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伦理道德观念,保留和凸显了原剧脍炙人口、广为传唱的经典名段,又剔除了有悖人物情感逻辑、性格逻辑的东西,演出效果极佳,广受观众好评。
  
  只有在自觉认清了文艺的独特功能并且自觉把握了文艺的独特规律的基础上,才能真正自觉践行文艺工作者的时代担当和社会责任。
  
  作者指出文艺界自身一是要振奋精神,增强事业心,树立起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二是要提高自身的学养、素养和修养,用知识充实自己,“系统地读一点书,广读博览,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除了学习马列主义外,要读点文学,读点历史,既看正史,也浏览各种野史,了解古今变迁,风土人情,体察各个层次人们的思想感情。这样,在创作和演出的时候,才能真正进入角色,作品、表演才不浅薄,才富有感染力。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创作出流芳后世的鸿篇巨著”。
  
  《看法与说法》体现出高度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处处闪耀着与时俱进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光辉。它深刻启示我们:必须学好哲学,用好哲学;哲学通,一通百通。“哲学是‘明白学’,许多事情只有学了哲学才能真正明白。”《看法与说法》堪称是“掌握唯物论、辩证法”的典范,全书洋溢着实事求是、调查研究的科学精神,闪烁着摒弃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单向思维而代之以执其两端、关注中间、把握好度、兼容整合的全面辩证的思维光芒。如论文艺创作的数量与质量,“数量当然讲,但必须以质量为前提;不重视质量,质量低劣,最终导致没有真正的数量”。此类辩证论述,不胜枚举。我深信,认真学习和实践《看法与说法》关于文艺的精辟论述,对我们做好文艺工作、繁荣文艺创作有重要帮助。
  
  (源自全国社科规划办网站2013年07月05日08:53人民网-人民日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